【明報】區議會邁進數碼空間 助市民參與

周穗斌
2020-01-22
Logo of Ming Pao, a Hong Kong based newspaper

2019 年11 月的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為政壇引入一批新人,最終會帶來多少「真變革」,我們拭目以待。綜觀媒體報道,新上任區議員除卻關注反修例相關政治議題,要求賦予區議會更大實權外,亦對實現會議直播及電子化會議紀錄等提升透明度的措施頗有熱忱。後者關乎如何在數碼時代擴大社區參與,發揮互聯網開放、自由、合作的精神與技術力量,若新議員能在任內「成功爭取」,可盼令地區工作方式超越「蛇齋餅糉」而進入數碼空間新層次。

區議會數碼化程度步伐緩慢

有關區議會網站的問題,筆者之前在本欄《當開放數據遇上區議會》已略有提及,但僅限局部觀察,欠缺全面資料。恰好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12 月11 日向民政事務局提出有關質詢,劉江華局長的書面答覆包含1張18 區區議會網站狀况清單,結果是:當問及上載至網站的數據是否採用「視像化方式顯示」及「機器可讀格式」時,各區的答案皆為「不是」、「沒有」或「不適用」,無一肯定。

在這裏簡單解釋兩個詞彙。所謂「視像化方式」即是影片,包括網上全程直播會議及錄影後上載至網站,方便網民隨時觀看,屬於世界各國增加議會透明度的常見做法。目前香港立法會網站已可直播與回看影片,區議會網站則暫時未有此功能。

「機器可讀」則由英文「machine-readable」直譯而來,所謂「機器」其實就是電腦,「可讀」即是便於電腦讀取及處理數據,不單要求數碼化文件格式,內裏數據亦要符合一定標準,以作批量計算和分析。近年人們熱中談論大數據,其中一個重要環節就是令包括文字在內的各類數據標準化以達至「機器可讀」,常見的格式有csv、xml 等,而一般人使用的word、pdf 乃至jpg 圖片,通常不能視作機器可讀。當然,隨着技術進步,有朝一日智能機器人不只能讀取一堆混亂、零碎的資料,甚至能以此預測未來,如同科幻電影的情節,但按目前條件,數碼格式的標準化數據,仍然是我們利用數碼科技的前設條件。

提供直播影片 訂文件格式標準

雖然區議會目前仍是地區諮詢機構,法定權力不及立法會,但處理的事務較為貼地,例如興建天橋、設立巴士站,參與管理地區圖書館、體育館等康樂文娛設施,近10 年更有合計開支超過33 億元的地區小型工程。故此,會議文件和議員、官員在會上發言,都含有大量與市民日常息息相關的信息,但過往受到的關注並不多。直至近年陸續傳出有區議員涉嫌與承辦商私相授受的消息,各界對區議會有關信息的需求陸續增加。

提供會議直播等影片,有助更多市民透過互聯網參與地區事務,完全符合區議會設立的「初心」,其必要性不必贅言,定當爭取。以「機器可讀」的方式發布會議文件,可讓民間借助大數據技術監察區議會運作,迅速描繪社區設施及工程撥款的全景圖,令有心參與的普通市民乃至區議員不再迷失於文山會海,及早發現問題並解決。「機器可讀」涉及標準制定,需要專家意見,18 區的標準更要統一,否則意義盡失。此事技術不複雜但協調需時,對充滿新思維但欠缺經驗的議會新人是一大考驗,但如何讓已略顯暮氣沉沉的區議會連結數碼一代,在網絡空間擴大地區事務參與,值得各方團結,全力以赴。

文:周穗斌(香港互聯網協會研究員)

【明報】區議會邁進數碼空間 助市民參與

2020-01-22
Logo of Ming Pao, a Hong Kong based newspaper

2019 年11 月的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為政壇引入一批新人,最終會帶來多少「真變革」,我們拭目以待。綜觀媒體報道,新上任區議員除卻關注反修例相關政治議題,要求賦予區議會更大實權外,亦對實現會議直播及電子化會議紀錄等提升透明度的措施頗有熱忱。後者關乎如何在數碼時代擴大社區參與,發揮互聯網開放、自由、合作的精神與技術力量,若新議員能在任內「成功爭取」,可盼令地區工作方式超越「蛇齋餅糉」而進入數碼空間新層次。

區議會數碼化程度步伐緩慢

有關區議會網站的問題,筆者之前在本欄《當開放數據遇上區議會》已略有提及,但僅限局部觀察,欠缺全面資料。恰好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12 月11 日向民政事務局提出有關質詢,劉江華局長的書面答覆包含1張18 區區議會網站狀况清單,結果是:當問及上載至網站的數據是否採用「視像化方式顯示」及「機器可讀格式」時,各區的答案皆為「不是」、「沒有」或「不適用」,無一肯定。

在這裏簡單解釋兩個詞彙。所謂「視像化方式」即是影片,包括網上全程直播會議及錄影後上載至網站,方便網民隨時觀看,屬於世界各國增加議會透明度的常見做法。目前香港立法會網站已可直播與回看影片,區議會網站則暫時未有此功能。

「機器可讀」則由英文「machine-readable」直譯而來,所謂「機器」其實就是電腦,「可讀」即是便於電腦讀取及處理數據,不單要求數碼化文件格式,內裏數據亦要符合一定標準,以作批量計算和分析。近年人們熱中談論大數據,其中一個重要環節就是令包括文字在內的各類數據標準化以達至「機器可讀」,常見的格式有csv、xml 等,而一般人使用的word、pdf 乃至jpg 圖片,通常不能視作機器可讀。當然,隨着技術進步,有朝一日智能機器人不只能讀取一堆混亂、零碎的資料,甚至能以此預測未來,如同科幻電影的情節,但按目前條件,數碼格式的標準化數據,仍然是我們利用數碼科技的前設條件。

提供直播影片 訂文件格式標準

雖然區議會目前仍是地區諮詢機構,法定權力不及立法會,但處理的事務較為貼地,例如興建天橋、設立巴士站,參與管理地區圖書館、體育館等康樂文娛設施,近10 年更有合計開支超過33 億元的地區小型工程。故此,會議文件和議員、官員在會上發言,都含有大量與市民日常息息相關的信息,但過往受到的關注並不多。直至近年陸續傳出有區議員涉嫌與承辦商私相授受的消息,各界對區議會有關信息的需求陸續增加。

提供會議直播等影片,有助更多市民透過互聯網參與地區事務,完全符合區議會設立的「初心」,其必要性不必贅言,定當爭取。以「機器可讀」的方式發布會議文件,可讓民間借助大數據技術監察區議會運作,迅速描繪社區設施及工程撥款的全景圖,令有心參與的普通市民乃至區議員不再迷失於文山會海,及早發現問題並解決。「機器可讀」涉及標準制定,需要專家意見,18 區的標準更要統一,否則意義盡失。此事技術不複雜但協調需時,對充滿新思維但欠缺經驗的議會新人是一大考驗,但如何讓已略顯暮氣沉沉的區議會連結數碼一代,在網絡空間擴大地區事務參與,值得各方團結,全力以赴。

文:周穗斌(香港互聯網協會研究員)

Read more

An image of the timeline of the Hong Kong Open Data Index
“Hong Kong Open Data Index” has been prepared since late 2018– it can finally go public now!
Read more
經過多年民間倡議行動,論述上逐漸達成一種共識:土地資料共享可視作追求社會公義的一種方式。「公義」在此不僅有英文 justice 之意,也可以按中文字面拆解為「公平」和「正義」。
Read more
Asia, home to nearly a quarter of the global population, is responsible for only 2 percent of Covid-19 cases, according to the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Read more
View Open Data Index
View Ind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