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開放實時交通數據助「紓困」

2019-08-31
Logo of Ming Pao, a Hong Kong newspaper

近來社會氣氛持續緊張,我和不少市民一樣,周末都減少出門。靠近示威地點的居民固然擔心會遇上警察清場而誤中催淚煙,但令大多數市民頭痛的其實是交通問題,萬一主要道路受阻,回家之路勢變得長路漫漫,影響遍及全港。港鐵近來除了「飛站」,亦會在示威前夕關閉部分車站,進一步加劇問題。周末自我「宵禁」實為無奈之舉,結果是減少外出消費,進一步傷及零售餐飲等小商戶。政府聲稱示威會影響民生的警告竟變成「現實」,責任誰屬卻有待商榷。

澳洲查地圖App 交通實時更新

我不是經濟學者或公共行政管理專家,但作為一個關注開放數據的研究者,我發現大型公共事件期間的公共交通管理,其實可以透過數據共享做得更好。先分享一件個人海外旅行經歷。

去年夏天,我第一次到澳洲布里斯班旅行。如同世界其他大城市,我用某大型網絡搜尋器的地圖功能查詢公共交通路線,謹慎起見已在出門前查好,到車站後再確認一次,卻發現同一起點和終點的搜尋結果,幾乎每次不同。起初以為是起點位置稍微變化導致,仔細查看方見地圖路線中有標明巴士(包括需要轉車的鐵路等其他交通工具)的預計到站時間,如果有延誤或提前抵達,會有一條橫線劃去原時間並從旁顯示最新到站時間。換言之,搜尋結果會隨公共交通狀况而實時調整,提供當前最節省時間的路線組合。

澳洲城市人口密度較低,私家車擁有率高,公共交通服務不如香港般頻密,轉車亦較複雜,錯過一班巴士會好「閉翳」,發布實時公共交通狀况有切實需要。深入了解發現,將巴士抵站時間、道路車流等實時交通數據開放予公眾及私營企業使用,逐漸成為世界各大城市的普遍做法,包括香港視之為競爭對手的新加坡。如果香港市民能夠隨時掌握交通狀况,面對當下困局亦可減輕對日常生活的影響。但實情又如何?

九巴港鐵 遲遲未全面開放數據

實情是,截至本文寫作時(2019 年8月末),香港實時交通數據仍未完全開放。香港傳媒及公民社會呼籲了至少5年,政府一直以巴士營辦商為私營機構協調需時,作為進度緩慢的辯解。直至今年上半年,運輸署才與新巴、城巴、大嶼山巴士及港鐵(部分線路)就開放實時到站數據達成共識,7 月在政府網站「資料一線通」發布。但最大巴士公司九巴,以及港鐵較繁忙的港島、荃灣、觀塘等線路,則未有開放數據時間表。

以開放心態調整管治思路

儘管市民仍可透過各公司的網站了解最新情况,卻相當麻煩。坊間常用地圖或交通Apps 的搜尋結果,亦未能關聯實時交通狀况,難以令人隨機應變。在社會恢復平靜前,市民恐怕仍要面對周末自我「宵禁」的困局。當局一遇危機,習慣於着墨民生經濟議題,透過派糖「紓困」,但緩解非常時期的出行困難,未必需要大撒金錢,關鍵是以開放心態調整管治思路。

文: 周穗斌(香港互聯網協會研究員)

【明報】開放實時交通數據助「紓困」

2019-08-31
Logo of Ming Pao, a Hong Kong newspaper

近來社會氣氛持續緊張,我和不少市民一樣,周末都減少出門。靠近示威地點的居民固然擔心會遇上警察清場而誤中催淚煙,但令大多數市民頭痛的其實是交通問題,萬一主要道路受阻,回家之路勢變得長路漫漫,影響遍及全港。港鐵近來除了「飛站」,亦會在示威前夕關閉部分車站,進一步加劇問題。周末自我「宵禁」實為無奈之舉,結果是減少外出消費,進一步傷及零售餐飲等小商戶。政府聲稱示威會影響民生的警告竟變成「現實」,責任誰屬卻有待商榷。

澳洲查地圖App 交通實時更新

我不是經濟學者或公共行政管理專家,但作為一個關注開放數據的研究者,我發現大型公共事件期間的公共交通管理,其實可以透過數據共享做得更好。先分享一件個人海外旅行經歷。

去年夏天,我第一次到澳洲布里斯班旅行。如同世界其他大城市,我用某大型網絡搜尋器的地圖功能查詢公共交通路線,謹慎起見已在出門前查好,到車站後再確認一次,卻發現同一起點和終點的搜尋結果,幾乎每次不同。起初以為是起點位置稍微變化導致,仔細查看方見地圖路線中有標明巴士(包括需要轉車的鐵路等其他交通工具)的預計到站時間,如果有延誤或提前抵達,會有一條橫線劃去原時間並從旁顯示最新到站時間。換言之,搜尋結果會隨公共交通狀况而實時調整,提供當前最節省時間的路線組合。

澳洲城市人口密度較低,私家車擁有率高,公共交通服務不如香港般頻密,轉車亦較複雜,錯過一班巴士會好「閉翳」,發布實時公共交通狀况有切實需要。深入了解發現,將巴士抵站時間、道路車流等實時交通數據開放予公眾及私營企業使用,逐漸成為世界各大城市的普遍做法,包括香港視之為競爭對手的新加坡。如果香港市民能夠隨時掌握交通狀况,面對當下困局亦可減輕對日常生活的影響。但實情又如何?

九巴港鐵 遲遲未全面開放數據

實情是,截至本文寫作時(2019 年8月末),香港實時交通數據仍未完全開放。香港傳媒及公民社會呼籲了至少5年,政府一直以巴士營辦商為私營機構協調需時,作為進度緩慢的辯解。直至今年上半年,運輸署才與新巴、城巴、大嶼山巴士及港鐵(部分線路)就開放實時到站數據達成共識,7 月在政府網站「資料一線通」發布。但最大巴士公司九巴,以及港鐵較繁忙的港島、荃灣、觀塘等線路,則未有開放數據時間表。

以開放心態調整管治思路

儘管市民仍可透過各公司的網站了解最新情况,卻相當麻煩。坊間常用地圖或交通Apps 的搜尋結果,亦未能關聯實時交通狀况,難以令人隨機應變。在社會恢復平靜前,市民恐怕仍要面對周末自我「宵禁」的困局。當局一遇危機,習慣於着墨民生經濟議題,透過派糖「紓困」,但緩解非常時期的出行困難,未必需要大撒金錢,關鍵是以開放心態調整管治思路。

文: 周穗斌(香港互聯網協會研究員)

Read more

Logo of Ming Pao, a Hong Kong based newspaper
當局在開放疫情數據方面較以往進步,但仍有很多與市民利益密切相關的資料未符合開放數據標準。
Read more
An image of the timeline of the Hong Kong Open Data Index
“Hong Kong Open Data Index” has been prepared since late 2018– it can finally go public now!
Read more
View Open Data Index
View Index